<var id="ftj4a"><source id="ftj4a"></source></var>
<dd id="ftj4a"><center id="ftj4a"><noframes id="ftj4a"></noframes></center></dd>
首 页 |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帮助  加入收藏  人员查询
首页 > 社会新闻 >

首富的宴会

市场信息网   2018-12-14 16:36:44   来源:    作者:李建荣   评论:0

  首富微胖,市长微瘦,藏家微驼。

  首富名叫余金,市长吳初一和藏家关河鲤便常拿他的名字打趣。市长说首富:“你成为首富,应当感谢你爹妈给你起了个好名字,余金,余金,余下来的都是金子哪。”关河鲤则爱说:“余下这么多金子、这么多钱干什么,多买画吧,钱放在那里,毛了,画放在那里,增值。”

\

  郊外别墅

  今天清晨一上班,市长吴初一和关河鲤便先后接到了首富的电话,让他们晚上到别墅来赴宴,顺便看一幅画。市长开着奥迪车来到首富家门口时,关河鲤已经先到了一会,他打开自己黑色大奔驰的车窗,向市长问好,并示意市长先行,他则跟随于后,门卫看到两位器宇不凡又十分随和的老熟人,赶忙放行,两车款款停放在绿草丛丛的停车场上,在停车场的正中央则停放着一辆樱桃红的宝时捷,它是首富的座驾之一。

\

  俏丽的月季花
 

  龙城的城南是风水宝地,西山迤逦,龙泉奔涌,清清的流水便从首富家门口经过,终日潺湲有声。有水的滋润,首富偌大的园子里便接近有四季不谢之花,八时常青之草了。在停车场旁边,就有一个月季园,市长和关河鲤路过这月季园时,顺便驻足欣赏起来,关河鲤指着一株枝高花大的红月季问道:“吳市长,这月季和玫瑰太相似了,也都带刺,怎么区别它们呢?”市长一笑,“我请教过专家,月季的花朵一般比玫瑰要大些,颜色也更丰富,有红紫黄粉白绿各色,而玫瑰花小,颜色也主要分为红粉白三色”。关河鲤说:“按大小和颜色也不太好分辨呀!”市长调侃道:“老关哪,看来你确实老了,只想着收藏书画,也不去给女孩子送玫瑰花了,你去问那些谈情说爱的年轻人,哪个不认识玫瑰花?”说到这里,市长反问关河鲤:“老关,你是余总的艺术顾问,他现在是不是还给姑娘送玫瑰花?”关河鲤应声作答:“哪里还送什么玫瑰花,他过了不惑之年后,除了打理公司,就是一门心思搞收藏,在全国收藏界都颇有名望了,看来,收藏也会改变一个人。”市长听了,一边沉吟,一边点头,这时,余金的女秘书李小眉身着淡青色绣花连衣裙,踏着琼瑶碎步走过来说:“吴市长好,关老师好,余总让我来迎候二位,他正在送一位客人。”

\

  晚宴
 

  吴市长和关河鲤随着李小眉来到银杏餐厅前,一向举止沉稳的余金已站在一棵银杏树下,只见他抱拳施礼:“刚送走一位客人,慢待二位老兄了!”市长说:“你就别鞠躬了,你个子本来就不高,在这么高大的银杏树下一弯腰,不就更显得低了吗?”关河鲤接着市长的话说:“这棵几年前从北京潭柘寺移栽过来的银杏树,接了咱龙城的地气,真有凌云之势啊!”余金闻言便挺了挺身板,说了声“请”,几人一同步入餐厅就坐。照例是市长居中,主人余金居于左,关河鲤居于右,李小眉的座位挨着余金,但她坐不住,像个小燕子飞来飞去,递餐巾纸,端茶水,给每个人的分酒器里都斟满了玉液般的青花瓷汾酒。眼看着厨师王师傅端上来了市长爱吃的炒河虾、关河鲤爱吃的东坡肉、主人余金爱吃的辣炒马齿笕、李小眉爱吃的清炒芦荟,大家都有点馋了,余金举杯说道:“都是些家常菜,大家边吃边聊,喝点酒,别担心,一会让我的司机送大家。”王师傅在一旁叮嘱大家:“后面还有一道汤,是于总交代的,用咱龙泉河里的甲鱼炖出来的清汤,味道很鲜。”于是众人便碰起杯来,一时筷子来去,佳肴下肚,场面也沉默下来。过了片刻,关河鲤吃得七八分饱了,便率先打破了沉默,问余金:“余总,你今天说要让我们看一张画,是谁的画呢?”余金却摆摆手,“不急,不急,在看画前我要向两位提两个问题,谁答对了,有奖。”吴市长说:“不好吧,还发奖品?”余金回答道:“这不是在官场,是朋友间的交往嘛。”关河鲤问道:“哪两个问题,你快说呀!”余金举起右手二拇指说:“第一个问题,猜猜是谁画的?每人只能猜一次。”关河鲤边分析边说:“你只收藏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和董公这四人的画作,最近齐白石的画动辄上亿,热得很,你一定是买了齐白石老先生的画作。”吴市长则说:“在你的系列藏品中,董公的画最多,徐悲鸿的画最少,我想你应该是买了件徐悲鸿先生的大画。”余金朗声一笑,“二位都猜错了,我这回买的是一幅董公的巨幅山水,堪称品。”说罢,他示意李小眉引领大家走进餐厅对面的观画室,每逢买回新作,他都要在这里挂上一阵,让圈内人观赏。

\

  黄山胜境图
 

  观画室有六七十平米左右,墙壁也很高,观赏者走进来顿觉心旷神怡。李小眉快步走到南面的主墙壁下,徐徐拉开遮着墙壁的淡蓝色的帷幕,董公的一幅八尺整张的题为《黄山胜境》的画作便渐渐露出了真容:只见作者用俯瞰的角度,将黄山的千岩万壑和茫茫云海置于脚下,平日常见的高峰突起、层峦叠嶂,变成了深谷在下,峰峦在下,大大小小的峰峦上灌木茂密,小松斜立,而近景则是谷顶石径,已被游人踏得发亮,石径和悬崖的交汇处,两株巨松亭亭华盖,傲然挺立,沉稳又醒目的赭色敷在峭壁上、老松的主干和枝柯上,以色破墨,闪着光亮,石青石绿和深红浅红的运用,让树木花草风姿绰约,生命鲜活。整幅画虚实相生,高下相形,气象博大,意境深邃……

  关河鲤虽说大半生阅画无数,但他还是被董公的这幅《黄山胜境》深深地感染和征服了,这幅画作表现出的大气势、大境界、大手笔,丝毫不逊于历史上黄山画派的任何一位大家,所以他赞了一声“壮哉!”

  吴市长击掌而叹:“奇哉!”

  余江有点得意,又举起右手中指说:“现在该提第二个问题了,这幅画背后后有什么故事?”

  关河鲤瞟了一眼余金,“你就别卖关子了,这幅画用行话说是生货,没露过脸,它背后的故事呢,自然是鲜为人知。”

  吴市长点头赞同关河鲤的话。

  余金说:“这背后的故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回到饭桌上,再吃一点,喝一点,听我给大家一一道来。”

  于是大家又回到饭桌上,又是几杯美酒下肚,余金白净的脸盘也微微泛红了,他一口气讲出了这幅画背后的故事——

  “我前几天一到北京,就听一位拍卖公司的老总讲,有一位著名的大将军藏了一幅著名的画,如今将军已逝,他的后人想将这幅画出手,又出于私密性的考虑,不想上拍卖会,我一听,便觉得机会来了,我让这位老总引着我找到了将军的家人,当场要付款。人家家人见我豪爽,先是优惠了我,本来要六百万,只收了五百万,后来家人又给我讲了这幅画的故事。据他们说,那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老将军刚获平反,重披戎装,职位之重,令人瞩目。一天,老将军带着大墨镜,独自一人来到琉璃厂,进了那家出名的百年老店,他谁也没找,蹬蹬蹬就上了二楼的画廊,一幅接一幅仔细地观看,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董公的巨幅《黄山胜境图》上,再也不肯离开。差不多一个上午,他就一直站在画前看着,有时踱步从画的这一边走到画的那一边,更多的时候是端详着画面,嘴里念念有词,脚下微丝不动。”

  “第二天,老将军带着大墨镜,又来到琉璃厂那家老店,还是在二楼画廊看《黄山胜境图》。他保持着军人的习惯,直挺挺地立在画前,就像画中傲然屹立的黄山不老松。大约到了半晌午时分,画廊的女经理被这个很特别的顾客吸引住了,她趁着老将军偶尔摘下墨镜的当口,悄悄在一旁观察,她蓦然记起这位老将军好像是经常在报纸和电视上露面的那位大将军,她心里一惊,急忙下楼报告总经理,总经理问:‘你不会认错吧?’女经理肯定地回答:‘错不了!’总经理立马跟着女经理上了楼,一看果然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这时老将军正在连声赞叹着“有风云气,有英雄气,有大丈夫气”,总经理见状便上前一步,‘老将军好,我是这里的总经理,你还记得吗?文革前你来这里看过画’,老将军一回头,‘噢,有点印象,十多年过去了’,总经理继续恭恭敬敬地说:‘给你搬张椅子吧,再喝点茶,坐下来慢慢看。’老将军一摇头,‘我是个老军人,站着更习惯,你们别管我,忙你们的工作去吧’,说完他就转过身,又专注地看起画来。总经理还欲开口,老将军用右手往下一压,就把总经理的话压了回去??囱邮遣荒艽蛉帕?,总经理和女经理只有蹑手蹑脚地退下。”

  “第三天,像钟表一样准确,老将军又戴着大墨镜,出现在《黄山胜境图》前,一边看着,一边赞叹着。总经理要上前招呼,又被拒绝了。总经理坐不住了,他太尊敬这位文武双全的老将军了,他也知道这幅《黄山胜境图》属经典之作,而作者董公就是这百年老店的大画家,他叫来董公说道:‘看来老将军太喜欢你的这幅画了,就以你的画经常送人,干脆你就把这幅画送给老将军吧!’董公欣然作答:‘高山流水觅知音,这幅画送给老将军,真是得其所哉,得其所哉!’两人便一起上楼,把他们的想法说给了老将军。老将军答谢了几句,便携画而去,临走前他摸了摸口袋,掏出四百元钱,说了声‘我的全部存款都在这里了,我看这幅画的润格是五百元,我买不起,你们给了我这个老军人莫大的面子,谢了”,说完,老将军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送走老将军,总经理和董公感慨唏嘘,说好了送画给老将军,老将军却执意掏了钱,老将军一生坎坷清贫,不是他差我们一百元钱,而是我们和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厚待老将军呀!”

  余金的故事讲完了,餐厅里一阵寂静。许久,吴市长站起身来,提议道:“让我们为这幅经典的《黄山胜境图》,干杯!”大家一饮而尽。吴市长又说:“让我们为出自咱们家乡的董公干杯!”大家又是一饮而尽。吴市长又说:“也要为那位热心的总经理干杯!”大家又是一饮而尽。吴市长又斟满一杯酒说:“最后让我们为那位为那位戴着墨镜的大将军,隆重地干杯!”众人一连四杯酒下肚,心里都觉得发热,关河鲤提高嗓音说道:“这幅画太精彩了,而隐藏在背后的故事又给画作增添了沧桑感和厚重感,名人藏名作,名作更珍贵,将来董公冲刺亿元大关的作品,必有此作。余总,这幅画流传有序,你可不能再转手了,要永久珍藏!”余金接过话茬说:“从看到这幅画,听到这个故事那时起,我就决定了让这幅画伴我终生,别人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

  宴会结束了,余金的司机开过来保时捷送客人,李小眉抱着两个长方形小画盒,送给吴市长一个,关河鲤一个,她笑盈盈地说:“是董公的两幅书法小品,一人一幅,是余总的一点心意。”两人的头探出车窗,正要推辞,只见余金正站在不远处抱拳作别,而司机的车也已徐徐启动了。(李建荣)


责任编辑:scxxb王博

上一篇: 我的黄果树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首页 | 市场信息报企业文化部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常见问题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客服电话:010--80884591 Email: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绒线胡同28号天安国汇公寓8088室 邮编:100025  举报电话:0351-4168533
Copyright ? 市场信息报 晋新网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14082028 晋ICP备10201605号
页面执行时间:秒 Powered By:scxxb.com.cn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358号   
        
6和彩怎么玩?_6和彩怎么投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 Uber被罚款6.5亿| 女童眼睛被塞纸片|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男童掉进井坑死亡| papi酱怀孕| 斗鱼| 中国联通被约谈| 天猫双11狂欢夜| 赵丽颖工作室发文|